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一杯奶的安全防线

时间:2018-09-21 09:41:5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一杯奶的安全防线

经观政研院绿餐桌调研组/文

中午时分,荷兰奶农 Adri Vollering无暇顾及自己的午餐,因为菲仕兰公司的乳白色收奶车已经开进农场收奶车两天来一次。对于Adri来说,收奶车不仅仅运送牛奶这么简单,还是对他农场的一次考验。在菲仕兰的安全体系中,奶罐车司机担任了第一关质量检验员的角色,随车带着采样机,负责对所收集牛奶进行头道检测工作,一旦发现牛奶质量不合格便可以当场拒收。

收奶车可以被视为一道安全的防线。为保证运送过程中的质量,罐车的行驶路线均经过严格计算,从牧场到工厂运送鲜奶的距离不超过70公里。每辆车都装有GPS,不仅可以记录牛奶收集的时间和数量,还能和公司进行即时的数据通讯。

当天,收奶车顺利地从Adri的冷库中运走了牛奶,但是对Adri的考验还没有结束,这种安全的防线一直延续到消费者的餐桌上。

一个闭环

荷兰是乳业大国,1.8万个牧场拥有160万头奶牛,1600万人口的国家每年共生产127亿公斤牛奶(2015年中国的牛奶产量是375亿公斤)。而荷兰乳业经济集中度很高,大约90%以上的乳液以及乳制品生产由菲仕兰坎皮纳公司(简称菲仕兰公司)控制。菲仕兰公司是全球排名前列的乳品企业,也是世界最大的乳品合作社之一。

合作社是荷兰农业的特点,也是牛奶安全的保证。菲仕兰公司不仅仅是一家企业,也是一家农业合作社,拥有近14000个成员牧场。荷兰家庭牧场,大都加入了菲仕兰坎皮纳合作社(简称菲仕兰合作社)。菲仕兰在组织形式上为合作社,在经营体制上则以公司的名义出现。奶农和公司之间构成契约关系合作社全资拥有公司,社员负责原奶与资本的供给;与此同时,公司全权负责后续的加工与管理,它需要确保社员奶农所生产的牛奶能以一定的奶价被购买,从而使奶农能专心负责牛奶的生产而无后顾之忧。

奶农Adri就是菲仕兰合作社的社员。他的奶牛场在荷兰南部算是规模较大的90公顷,有200头泌乳牛。每年的原奶销售额接近60万欧元。这是典型的荷兰式家庭农场,Adri和他的哥哥两个人经营整个牧场,他们是家族的第八代奶农。他们的祖辈最先用牛奶罐卖牛奶。

当下世界原奶价格低迷,Adri也面临困扰。8月底,Adri收到的最新原奶报价是每百公斤26.5欧元,而该单位原奶成本价在30欧元左右。这时候合作社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菲仕兰大中华区高级副总裁杨国超介绍说,按照收购价,Adri的牧场是亏损的,不过Adri还是菲仕兰的股东,有菲仕兰的分红和各种奖励,可以折合为每百公斤原奶5欧元左右,加上26.5的收购价,保本是没问题的。

按照约定,菲仕兰的利润中,45%留存作为发展资金,35%作为奖励发给会员奶农,另外20%以固定利率债券的形式发给奶农。

合作社模式让全体奶农关心公司的整体利益,奶农既是合作社和公司的股东,也是最基层的员工,所以其不仅关心牛奶质量的高低,更关心提供原料后公司管理层能否将好的原料做成好的产品销售出去,从而获得另外一部分利润。这与中国乳品企业质量链条体系中公司管农户的方式截然相反。

在菲仕兰合作社的模式中,会员奶农希望公司通过良好的可持续发展,解决自己牧场鲜奶的销售问题,并带来稳定可观的经济利益。而公司也让会员奶农明白,要实现这一目的,奶农就必须提供高质量的鲜奶产品,在源头上确保公司的原料质量,才能保证产业链下游的优质产品问世。这就形成了处在最上游的奶农同时又是整个产业链的终极所有者,它可以通过公司建立的有效机制问责乳品的储运、加工、销售的每一个环节,从而使整个产业链的质量管理成为一个控制圈,一个闭合的圆环。

一份计划

Adri的牛奶在1.5个小时内必须被运进生产工厂,而在进工厂前,还必须进行检测,如果被认定不合格,整车牛奶必须处理掉,Adri必须赔偿全部损失。对于Adri的考验并不是从收奶那刻起,而是从奶牛出生的那一刻开始。

在合作社的闭环下,保证了奶农与合作社的利益一致,但这仅仅依赖自律是不够的,必须有强大的质量监控体系。为此,菲仕兰公司与荷兰、德国、比利时农场主发展出了一套Fo-qus星球计划,从而打造出Grass to Glass(从牧场到餐桌)的全生产链质量体系。

Foqus星球计划的工作涉及四个主题:牛奶、奶牛、生产过程和环境。其中很多内容都与立法或者客户与消费者的需求与愿望息息相关。

比如Foqus星球计划对牛奶的质量控制包含了一种叫做部分放牧的内容

一杯奶的安全防线

,其标准是确保奶牛每年有120天、每天6小时的放牧时间。达到了这一标准,奶农可获得奖励。但是奶农必须记录放牧时间,第三方机构Qlip会评定农场主是否的确进行了放牧,菲仕兰也会监管奶农的行为,除此之外,乳业协也会进行暗访。

让奶牛在草地上自由的生活,无论在奶牛管理或者牛奶的采集上必然会增加奶农的劳动强度和管理难度。为此,菲仕兰花了一年时间,开了几百次会议来说服奶农,并投资4500万欧元来鼓励和扶持奶农进行户外放牧。

以Adri为例,兄弟俩管理了大大小小共同400多头牛,为了户外放牧,他们必须增加更多的人手。而在荷兰,人工的成本很高,一年大概在4万欧元以上,所以他们不得不通过购买机器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他们显然接受Foqus星球计划的要求。

Foqus计划对于牛奶生产过程提出的指导意见是:农场主必须以适当的方式从健康的奶牛身上取奶,并提供最高品质的牛奶。奶牛的健康必须从牧草、饮水及添加饲料开始时即加以关注。奶牛饲料必须可以追溯,奶牛饮水必须是优质的饮用水。

当然放牧带来的效益也是明显的。调查资料显示,中国每头奶牛品均年产奶量3100公斤,荷兰奶牛的平均年产奶量为8100公斤,奶牛的常见病发病率降低。荷兰每100克原料奶中的能量指标为275KJ,高于中国的225KJ。

Foqus计划会根据一系列指标,对牧场进行评分,并确定牧场的等级,获得优秀和良好等级的,将有Fo-qus星球计划奖金,而长期处于缺陷的牧场,可能被划入不足等级,菲仕兰公司会停止收奶,这对于牧场的信用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一张络

食品安全是包含在荷兰乳业生产的基因中的。在荷兰,小牛出生48小时内,就会建立起全国统一的身份标识。每头牛的颈部,都会固定一个奶牛电子测控器,每天24小时自动收集奶牛的心跳、呼吸、进食情况、反刍情况、挤奶频次、运动距离等数据。这些数据,又会通过移动传输装置,自动汇聚到统一的数据库中。在菲仕兰合作社,虽然奶牛是家庭农场的私有财产,但每一头牛的健康数据,却是没有围墙的,可以在乳品质量检测实验室、兽医站、育种公司等各个公共部门分享。

而合作社模式无处不在。一户奶农可以同时参加信用、饲料、机械等多个合作社,来解决奶业生产中所需要的各种服务。这些服务政府既不干预也没有补贴,完全是按照市场技术运作。非政府部门与政府的协同,使得产业链的每个环节都有代表其利益的相应机构,从而形成了一张密集的络。

比如,为了确保产品质量,菲仕兰引入了一家独立的第三方检测组织Qlip实验室,来监控和检测鲜奶及乳制品质量。Qlip实验室是一家由荷兰乳业协会(NZO)、荷兰农业和园艺学组织(LTO)以及荷兰乳制品贸易协会作为股东组建的私人机构,是一家高科技的检测公司。Qlip实验室接受类似菲仕兰这样的乳业公司委托,负责对牧场进行审查,进行乳制品检查和认证。这家独立且专业的检测公司的加入,为菲仕兰全产业链的质量控制提供了专业和科学的保障。与此同时,菲仕兰还与以农业学科和食品加工而著名的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合作,开展各项相关的科研项目,为公司提供各种科技支撑。

而对进入中国市场的信心以及与辉山的合作,荷兰皇家菲仕兰公司全球CEO鲁乐夫(Roelof Joosten)也表现得信心满满: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在中国市场上让我们的合作有最好的成果,我们紧密合作去解决一些分歧,最终希望能够把最优质的产品推向中国市场,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去从投资、检查工厂,进行工厂的改造升级,还有其他的一些交流,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希望能够让产品有最优的品质。

餐桌安全是当下中国人最关注的话题之一。食品安全其实就是全产业链上安全,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我们的餐桌就存在风险。绿餐桌行动就旨在结合政府、企业、社会组织的三方力量,借鉴国外成功的案例,从政府立法、企业商业模式、公众教育等角度讨论如何建立起中国社会的食品安全绿色体系。